记者根据的士司机报料暗访“色彩酒吧”

  本报记者根据的士司机报料暗访“色彩酒吧”和“华星KTV”,证实宰客链在某些娱乐场所确实存在

  无论你如何拒绝和推辞,无论你如何最低消费,只要你迈进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“色彩酒吧”和“华星KTV”,你将成为挨宰的对象。5月初,一位的士司机向本报报料,如果一个初次来深的旅客被的士送进这两个酒吧,没有五六千元很难出得门来,即使你只喝了一杯啤酒。

  耸人听闻的背后,是深圳酒吧对消费者的疯狂敛钱,更为严重的是,这种不正当经营的背后,依托的是黑恶倾向的强迫行径;而这种现象,不同程度地存在于深圳的某些娱乐场所。

  经调查,此间潜伏一个少为人知的生物链条,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,则是出没于深圳大街小巷的出租车司机。出租车上,大多置有各种酒吧、娱乐场所、宾馆住所的联系卡片。这些卡片,是这些场所派发给出租车司机的,如果带客成功,出租车司机即能获得高额提成。而在出租车司机搭载乘客途中,经过初步判断,倘若乘客初来深圳,这些信息均会及时传递到娱乐场所,为这些场所宰客提供一定的判断。